《鬼怪屋》:少女奇想拍成難以歸類的奇片

《鬼怪屋》(HOUSE, ハウス, 1977)是一部奇片,混合青春、搞笑、奇幻、恐怖等類型,加入特技、動畫、廣告式畫面、MV 式剪接、戲仿、無厘頭插科打諢。有血腥有裸露,配以漫畫化處理、浮誇的場景、畫面圈出圈入、手搖偷格加印,以至離奇的殺人方法、斷手斷腳的惡趣味,非常之古靈精怪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列車一直向前行──回頭看台灣新電影浪潮

侯孝賢憑《刺客聶隱娘》在康城影展奪得最佳導演獎,媒體多形容為十年磨一劍。不過如果由他投入「台灣新電影」浪潮開始算起,他在三十年前就已揮劍成河,拍出代表作了。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,華語電影分別出現了三股代表革新力量的浪潮,按時序是:香港電影新浪潮、台灣新電影,以及中國第五代導演的冒起,都是新銳的電影創作者,破舊立新,改寫了當時華語電影的面貌。台灣新電影由《光陰的故事》開始,到後來吳念真、侯孝賢、楊德昌、陳國富、詹宏志等人組成電影合作社,促成了《悲情城市》和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,那張一字排開的合照,正好標誌那個滿有衝勁的美好年代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大愛‧同行 (Pride)

黃耀明發起爭取同志平權的組織叫「大愛同盟」,之後已有部美國片《Any Day Now》,在香港上映時取名《大愛同行》,講1970年代一對男同性伴侶收養唐氏綜合症男孩的故事。最近香港國際電影節及其後的「電影節發燒友」選映了這部《Pride》,取名《大愛‧同行》,不知是否故意撞名了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解碼遊戲 (The Imitation Game)

開始留意「電腦之父」圖靈的生平,是因為前輩陸離兩年多前在香港藝術中心辦了個有關他的展覽,紀念其誕生100周年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圖靈協助英軍破解納粹德國使用的 Enigma 密碼系統。他提出的「圖靈機」模型,為電腦的運算方式奠定基礎。而近年大家再提他的名字,則是跟他生前因同性戀被定罪,導致自殺的冤案有關。自2009年開始,已有人發起聯署要求英國政府向圖靈道歉,直至2013年聖誕,他才獲英女皇赦免當年罪名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(Boyhood)

一生人有幾多個十二年?《情留半天》(Before Sunrise)系列的導演 Richard Linklater 就花了十二年時間拍攝了這部電影。《情留半天》系列是每隔九年重訪同一對男女的關係變化,《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》意念相近卻更厲害,真實記錄了一個男孩的成長,由六歲到十八歲,由天真小童到踏入成年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凡事哈 (Frances Ha)

去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曾選映這電影,那時候譯名《紐約娃哈哈》,放映兩場已見好評。到今年,它終獲發行商垂青,易名《凡事哈》,安排在院線作特別放映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輝耀姬物語

《輝耀姬物語》故事取材自日本古典文學《竹取物語》,高畑勲採用了日本傳統的「鳥獸戲畫」風格。「鳥獸戲畫」可追溯至12世紀日本繪卷的黃金時代,一直被日本漫畫界視為日本漫畫的始祖。高畑勲既是復古,用他自己的說法,更是「往前邁進新的一步」,改變慣用的畫風,以最合適的風格,詮釋經典故事,團隊因此花了比一般動畫多出三倍的精力和時間去完成製作。而《輝耀姬物語》片長137分鐘,也可算是吉卜力最長的動畫了。 (more…)

0 Comments

貓詩人 Chris Marker

六十年代法國電影新浪潮如火如荼之際,巴黎左岸的基斯馬爾卡(Chris Marker,1921-2012)就利用一幅接一幅硬照,拍成創意超群的短片《堤》(La Jetée),為影史留下傳奇。他本身亦是奇人,從不接受訪問,拒絕出鏡。有次攝影師 Mikkel Aaland 想錄音採訪,他卻叫對方憑想像去寫,想像大家正泛舟酣醉尼羅河上。當人家索取照片,他就寄上一張貓的圖片。在他的電影裡,也常見貓的蹤影,他甚至拍過一部短片叫《貓咪聽音樂》,主角就是他的愛貓紀龍(Guillaume-en-Egypte)。 (more…)

1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