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鬼怪屋》:少女奇想拍成難以歸類的奇片

《鬼怪屋》:少女奇想拍成難以歸類的奇片

《鬼怪屋》(HOUSE, ハウス, 1977)是一部奇片,混合青春、搞笑、奇幻、恐怖等類型,加入特技、動畫、廣告式畫面、MV 式剪接、戲仿、無厘頭插科打諢。有血腥有裸露,配以漫畫化處理、浮誇的場景、畫面圈出圈入、手搖偷格加印,以至離奇的殺人方法、斷手斷腳的惡趣味,非常古靈精怪。

東寶公司的原意是看見史提芬史匹堡的《大白鯊》(Jaws, 1975)在日本票房報捷,想找人拍一部類似的驚險電影,也想把那些因為電視普及而流失的年輕觀眾重新吸引過來,於是找了當時主要在拍廣告片的大林宣彥,但他無意複製《大白鯊》,反而把十一歲女兒的奇想變成了電影。

大林宣彥家住廣島縣的尾道市,據說六歲已懂得在菲林上畫圖自製小型動畫。十五歲那年遇上小津安二郎到尾道拍《東京物語》,見識過電影的拍攝現場。大學時期就拿起八米厘攝影機開始拍片,後來轉拍十六米厘前衛實驗短片。從他的短片《Complexe=微熱的玻璃或送葬的散步道跳悲傷饒舌的華爾滋》(Complexe=微熱の玻璃あるいは悲しい饒舌ワルツに乗って葬列の散歩道, 1964)及《Emotion=傳說之午後.或有時看見吸血殭屍》(EMOTION=伝説の午後・いつか見たドラキュラ, 1966),已可見《鬼怪屋》的怪誕創意其來有自。他同時於1960年代成為廣告導演,拍了近二千條廣告片。

初進軍大銀幕,大林宣彥格外鍾情關於青少年成長的超現實奇幻故事,他後來馳名的「尾道三部曲」正是如此——《轉校生》(転校生, 1982)講少男少女意外交換了身體,《穿越時空的少女》(時をかける少女, 1983)講少女突然擁有時空穿梭的能力,《寂寞小仙》(さびしんぼう, 1985)講少男竟然遇見了少女時代的母親。

他首次執導劇情長片《鬼怪屋》,一開始看來像是少女漫畫,天真爛漫青春逼人的中學女生準備放暑假,其實也是青春期邁向成年的一趟歷險。女主角母親早死,因父親打算再娶,想向久未聯絡的姨媽尋求安慰,卻帶著六個女同學,誤闖吃人的深山怪屋。

由咬人的大白鯊,變成咬人的大宅,意念源自大林宣彥女兒大林千茱萸的幻想。她學鋼琴,跟不上拍子的時候就覺得琴鍵彷彿會咬她手指,對鏡梳妝又會想像鏡裡的自己會跳出來把自己吃掉。這些幻想都成為了電影的情節。

七個少女的命名亦有童話味道。例如女主角叫 Oshare(オシャレ,時尚的意思),愛拍照的叫 Fanta(ファンタ,混合 fantasy 與芬達汽水的意思),愛彈琴的叫 Melody(メロディー),身手不凡的叫 Kung-Fu(クンフー)等。安排七個少女一同上路,正是《雪姑七友》故事變奏,引路的白貓叫 Snowy(シロ),白馬王子老師遲遲沒來營救,姨媽根本是巫婆化身。

而這個奇怪恐怖故事,亦隱藏著少女告別童年,面對成長與性的疑惑。少女 Sweet(スウィート)遇害那場戲,鏡頭隔著透明地板從裙底往上拍,最後眾人找不到她,只有在凌亂的被褥裡找到她脫下的裙子、內衣褲,以及一個嬰兒洋娃娃,意外懷孕的焦慮呼之欲出。有論者甚至認為房間裡的血海象徵月經來潮。而女主角面對父親再婚的反應,亦完全是戀父弒(後)母情結的表現。

電影的美術風格刻意誇張絢爛,經常出現手繪背景。女主角的住家極度西化,父親會在陽台練習高爾夫球,房子掛起白色透花窗簾(準後母也是個混血兒)。Fanta 幻想老師騎著白馬前來,畫面就模仿著配音西片附上日文字幕,更在幻想結束時打上「The End」。女主角憶述姨媽往事時,則模仿著一格格黑白默片菲林,更在接吻一刻模仿菲林過熱「斷片」。

《鬼怪屋》當年上映,是在暑假期間,跟富本壯吉導演、山口百惠及三浦友和主演的《污泥中的純情》(泥だらけの純情, 1977)以雙連場形式一起放映,而上述姨媽往事的那個戲中戲,亦請來三浦友和客串,飾演姨媽年輕時的情人。也因此戲中少女 Fanta 受驚跌倒在地滿身污泥時,對白無厘頭出現了一句「污泥中的純情」作為戲謔。當時山田洋次導演的《男人之苦》(男はつらいよ)系列仍然長拍長有,大林宣彥亦隨手拈來做二次創作,在戲裡的麵檔就出現了一個貌似寅次郎的顧客。

大林宣彥在商業片裡玩了一次非常放肆的實驗,不按牌理出牌,實在難以歸類,恰如一次以影像激起的狂歡。當年影片在日本上映,受到年輕一輩觀眾歡迎,票房也不俗,但東寶公司高層大概搞不懂這部電影想幹什麼,就讓它逐漸被遺忘,到幾年前才被重新發現,在北美放映並在英美推出影碟,令它成為新一代影迷的 cult 片之選。

(原刊於香港01網站,2016年10月)

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Close Men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