謎樣的《水精靈之戀》

古代歐洲人相信世上萬物源於四大元素:水、土、風、火。十六世紀鍊金術士 Paracelsus 在其著作提出四大元素各有精靈主宰。這可能是有關水精靈的最早記載。根據傳說,水精靈本來住在森林湖泊,必須與人類結合以獲取靈魂,如果婚後被拋棄,就要將負心的丈夫殺死,從此返回水中。這些神話傳說,後來成了德國浪漫主義時期的靈感泉源,同時也衍生出不同變奏,例如安徒生的美人魚故事。 Continue reading “謎樣的《水精靈之戀》”

《那裡是天堂》:以幽默作抵抗

提到巴勒斯坦電影,相信不少人會想到以巴衝突、檢查哨站、隔離圍牆、巴勒斯坦爭取立國等題材,像現居荷蘭的巴勒斯坦裔導演 Hany Abu-Assad 先後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《立見天國》(Paradise Now)和《命運在翻牆》(Omar),就很符合大眾對巴勒斯坦電影的想像。同是巴勒斯坦裔的伊利亞蘇里曼(Elia Suleiman),新作《那裡是天堂》(It Must Be Heaven,台灣譯名《導演先生的完美假期》)則另闢蹊徑,主要在巴黎和紐約取景,流露荒誕喜感,看起來實在「不夠巴勒斯坦」。然而眼前即使不是巴勒斯坦風景,巴勒斯坦的影子仍無處不在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那裡是天堂》:以幽默作抵抗”

《崇山夢魘》:浮山若夢

Carlos Rodolfo Adler Zulueta,25歲;Victor Manuel Villarroel Ganga,18歲;Martin Elgueta Pinto,21歲;Barbara Gabriela Uribe Tamblay,20歲……在智利首都聖地牙哥,位處市中心的倫敦街38號(Londres 38),曾在皮諾切特獨裁時期,用作軍政府其中一個拘留中心,很多人被囚禁於此,並遭到酷刑,近百人遇害,大部份是年輕人,最小的只有十六歲,遇害者當中還有兩名孕婦。該處如今成為了紀念館,門口地上的石磚刻上了死者名字,以及他們遇害時的年齡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崇山夢魘》:浮山若夢”

《叔‧叔》太保──從容淡定,低調內斂

《叔‧叔》講的是兩個男人邂逅的故事。他們都已經上了年紀,各有家庭,子女已長大,生活順遂,遺憾是不能坦承自己的性傾向,不能公開這段相逢恨晚的戀情。太保(本名張嘉年)和袁富華分別飾演阿柏和阿海,前者稍為低調內斂,後者稍為大膽主動。他們在公園相遇那場戲,阿柏首先注意到阿海,戴上耳機的阿海發現有人注視自己,報以微笑,收起耳機,暗示可以搭訕,並主動開口打招呼,報上名字,提出「不如做下朋友先」。而阿柏既有對同性肉體的渴望,也有對同性愛情的憧憬,但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,原以為只是釣魚尋歡不需問名字,沒料到對方反客為主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叔‧叔》太保──從容淡定,低調內斂”

《流蜜大地之詩》:蜜蜂的寓言

今屆奧斯卡將「最佳外語片獎」易名為「最佳國際影片獎」,獎項已塵埃落定,《上流寄生族》(Parasite)不但贏得此獎,還囊括了最佳電影、最佳導演及最佳原創劇本獎項。而在最佳國際影片和最佳紀錄片的提名名單中,都出現了同一部影片:《流蜜大地之詩》(Honeyland)。過往也試過有紀錄片獲提名最佳外語片,像潘禮德的《被消失的影像》(The Missing Picture),不過同時獲提名最佳紀錄片獎的,《流蜜大地之詩》則是首部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流蜜大地之詩》:蜜蜂的寓言”

《教廷白煙》:兩任教宗的探戈

作為安東尼鶴健士(Anthony Hopkins)和尊尼芬派斯(Jonathan Pryce)兩大影帝互拼演技之作,《教廷白煙》(The Two Popes)無疑是好看的。而故事也觸及了1970年代阿根廷軍政府殘殺異己的「骯髒戰爭」(Dirty War),重提那段導致三萬人「被失蹤」的黑歷史。曾執導《無主之城》(City of God)、《無國界追兇》(The Constant Gardener)和《盲流感》(Blindness)的巴西裔導演費蘭度美拿里斯(Fernando Meirelles),把兩位教宗針鋒相對的會面,拍得饒有趣味。雖然主要在 Netflix 播放,仍獲得金球獎及奧斯卡多項提名。然而,如果以為它會認真討論教廷內部角力,大概要失望了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教廷白煙》:兩任教宗的探戈”

掠影夏灣拿

五月的時候,我和友人去了一趟夏灣拿(即哈瓦那,但我傾向沿用夏灣拿這名字,一來這是由來已久的粵語音譯,二來據說當地華僑亦慣用此譯名)。提起夏灣拿,不少影迷可能馬上想起《樂滿夏灣拿》。廿多年前,一群古巴老樂手聚頭,組成 Buena Vista Social Club,錄製唱片贏得格林美獎,雲溫達斯以他們為主角拍成紀錄片,令更多人知道他們的音樂和故事,亦令更多人對古巴留下深刻印象。 Continue reading “掠影夏灣拿”

《不老的戰跡》:另一種以假亂真

提起來自紐西蘭的彼得積遜,相信多數人會想起他導演的《魔戒》三部曲或者《哈比人》三部曲。資深影迷或許會記得他在1994年曾經拍了一部《罪孽天使》(Heavenly Creatures)捧紅了初登銀幕的琦溫絲莉(Kate Winslet),甚至記得他初出茅廬的首作,是用16米厘拍的 cult 片《人什》(Bad Taste),講特遣小隊剿滅外星人,大灑血漿和腦漿,以低成本拍成土法特技。最近聽說他有意修復自己這些少作,包括《人什》和《群屍玩過界》(Braindead)等。這念頭源於他去年完成的紀錄片《不老的戰跡》(They Shall Not Grow Old)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不老的戰跡》:另一種以假亂真”